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庆枫叶国际学校总领事处 的博客

若干年后,此校必出伟人

 
 
 

日志

 
 

【时事热点】教育部就南科大学生是否须高考表态 校长不认同  

2011-05-29 20:01:2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部就南科大学生是否须高考表态 校长不认同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5月29日12:23  新安晚报

  “是新安晚报的记者吗?”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突然接到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约见专访的电话时,有点难以置信。因为就在此前一天,记者就目前南科大的种种困境向正在合肥开会的朱校长求证时,他三缄其口,称并不愿意接受国内任何媒体的专访。

  昨天早上,当朱校长看到《新安晚报》对他的报道后,朱校长在他曾经生活、工作过很多年的合肥向本报记者敞开了心扉。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朱清时首次开口回应了“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27日就南方科技大学筹建等相关情况答记者问时的讲话”,并向记者坦陈了他目前的心迹和困扰。

  如果说改革都要按照法律法规来办,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深圳特区;如果教育界改革被这些法律法规约束,就没办法前进了。

  接到朱清时校长约见访谈的电话,昨天上午,记者随即赶往合肥滨湖新区世纪金源大饭店,这里正在举行的是第十一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作为中国化学领域的权威学者、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在这次大会上进行了学术演讲。

  在会议的间隙,朱清时校长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一次访谈的重点是从回应“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27日的答记者问”开始的。朱校长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媒体回应此事。

  续梅5月27日在教育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南科大教改学生是否必须要参加高考”一事时提到“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等说法。

  对此,朱清时表示“并不认同”。他告诉本报记者,现有的教育界弊病,跟过去30年来建立的教育界的法律法规中间不足的有关系。“看看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目标,不少都与现有的教育法律法规都是冲突的。”朱清时说,如果按照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说法,那么中长期教育规划就没办法干了,“等这些陈旧的法律法规改好了,中长期教育规划到期的时间也就到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朱清时表示,拿深圳特区的改革来说,当初很多事情的做法都是与当时的法律法规相冲突的,如果说改革都要按照法律法规来办,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深圳特区。 “现在这样的改革难题进入了教育界。”朱清时认为,如果教育界改革被这些法律法规约束,就没办法前进了。

  其实南科大做的事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地方,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全世界一流大学都在做的,比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成功的一流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

  朱清时说,让什么改革都要在法律法规内进行,肯定不现实。

  他认为,国家在推行教育改革的过程中,可以逐步来做,让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学校可以先行先试,不一定要推广,可以等到试验成功了再推广,不成功的话对国家并没有什么影响或者说损失,教育界也需要这样的“先行先试”精神,这与当年深圳特区的改革之路是一样的道理,而南科大要走的正是这“先行先试”的一步。

  至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提到的遵循教育规律办学,朱清时表示,南科大的做法最符合教育的发展规律。“其实南科大做的事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地方,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全世界一流大学都在做的,比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成功的一流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是办好大学的必由之路。”朱清时说,南科大在教学过程中,也充分尊重教育的规律,“学生都很满意南科大目前的教育方式和内容。”

  朱清时认为,南科大是真正考虑到学生的利益,只有那些不提高教学质量,让学生学的东西没有用,才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南科大改革的每一步都是以学生为本,对学生最有利。”

  大家都已经有了国家发的文凭,没有这个动力了,即使将来改革成功了,学生很受欢迎,那么也不再是当初“背水一战”的成果,而是国家发的学历文凭很受欢迎。

  为何“南科大45名教改生要参加高考”的言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如此大的轰动?朱清时说,纳入高考轨道的这种形式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个举动颠覆了南科大树立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改革核心,“我们自授学位就是想走全世界一流大学都想走的路,让学生跟老师‘背水一战’,只有学到真本事,社会才会欢迎你、接受你,而不是看你的文凭盖了什么大印。”

  朱清时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让这些学生也经历高考,“背水一战”就不存在了,“大家都已经有了国家发的文凭,没有这个动力了,即使将来改革成功了,学生很受欢迎,那么也不再是当初‘背水一战’的成果,而是国家发的学历文凭很受欢迎。”

  “不是靠这一纸文凭证明学生的能力,而是真本事,这是南科大改革的关键。”朱清时认为,一旦让南科大教改学生参加高考,就又回到了认可国家文凭的路子上。

  朱清时曾多次对高考这根“指挥棒”进行质疑,昨天,他再一次向本报记者表示,学生在高二就已经学完了所有高中课程,高三“魔鬼般”的训练完全就是对学生的摧残,完全是对高考的一种应试教育,“毫无意义”。朱清时说,相比较而言,如今高二的学生更具原生态,更有爆发力和创造力,“从南科大已经招收的学生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表现都是非常优秀的。”

  最割舍不下的是学生

  朱清时与本报记者坦诚对话,表示无论成败,都回答了“钱学森之问”

  选聘“正局级”副校长、走高考之路,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朱清时应接不暇。“这是南科大最困难的时期,困难到是否按理想做下去都是疑问。”朱清时昨天说。

  面对最困难的时期,记者与朱清时校长进行了一番坦诚对话,他说他将坚持到最后。

  最想不通的事

  记者:不少人都认为,教育部并没有给南科大招生权,现在却又把学生拉去高考,这样矛盾的举动如何理解?

  朱清时:确实是矛盾的,我也没想清楚。正是因为教育部不承认南科大的招生资格,所以我们的学生是非学历教育,你就可以别管啊,让我们自主招生、自授学位。

  记者:您现在最大的困惑在哪里?

  朱清时:中国这么大,对于南科大的教育改革,学生又这么欢迎,全社会和家长都纷纷叫好,想进行一点教育的改革为什么就不让试了?为什么要一下子强行扭转?这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

  心灰意冷了吗

  记者:现在还有回转的余地吗?

  朱清时:我还在努力,南科大这两年经历了很多曲折,还是希望让南科大这艘船能继续航行。对于南科大,我的理想一直是“去行政化”,按照世界一流大学的理念办学,现在遇到了很多阻力,遇到阻力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我现在还在努力想把这些阻力克服掉,让南科大继续往前走。

  记者:您现在是不是感到心灰意冷,有没有退出南科大的念头?

  朱清时(沉默良久):我之前已经做了10年中国科大的校长,今后我还有很多科研工作想做,我的家庭也在合肥。如果我不能做实质意义上的教育改革,那么我做南科大校长就没有意义了。

  难舍全校师生

  记者:选聘“正局级”副校长,所谓的“去行政化”改革也是困难重重,现在教育部重提高考,这些都是困难的表现,您当初预料到了吗?

  朱清时(叹息):以前想的困难还是少了点,现在真正遇到的困难要多得多,困境未解,我比过去瘦了5公斤,主要原因就是睡不好觉,找不到出路,好多事情想找出路但是找不到,整个人很焦虑,不光是担忧我个人,还有这么多学生,还有投身这个事业的那么多老师。

  记者:您觉得真要离开最让您放不下的是什么?

  朱清时:如果真要离开,现在最割舍不下的就是这些学生,我说过,一定要对他们负责,那么就要负责到底。

  将坚持到最后

  记者:对南科大的未来还有信心吗?未来的路怎么走?

  朱清时:我做南科大校长,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回答“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深圳市当初承诺提供一切必要条件,利用世界上已经成功的很多一流大学的共同的经验和共同的理念在中国建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学。我们就是看在推进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遇到什么阻碍,能否克服?如果克服了又呈现什么状态?

  我想一直坚持到最后,坚持到最后,不管最后成功还是失败,都回答了钱学森的问题。

  本报记者 夏丽霞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